Cninin.COM 旨在同各位网友分享最新,最快的互联网资讯!

UC遭诉、微信停服,印度加速与中国互联网企业脱钩

ond发布于2020-07-28 08:34:00来源:本站阅读:68

  作者:王言、刘沐轩

  业务没有起色,又遭遇地缘政治冲击,UC 不得不告别印度。

  最近,马云因 UC 印度裁员被法庭传唤上了热搜。

  据路透社 7 月 26 日报道,一位名叫帕玛的 UCweb 前员工起诉了阿里巴巴,声称自己因反对 UC 浏览器和 UC news 存在内容审查和假新闻而遭到不合理解雇。同时,受理此案的印度古鲁格地方法院传唤了阿里巴巴、马云等多名相关个人和运营主体,要求其在 7 月 29 日亲自或通过律师出席法庭。

  图片来源:Unsplash

  对此,阿里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在 7 月 26 日下午回应称,UC 印度确实收到通知,公司正按流程处理,但至于马云对此是否知情,王帅称“马云已经退休,很难找”。

  马云和阿里高管是否需要出庭参与此案的审理?印度K&T咨询公司高级顾问、律师王来在 7 月 27 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印度 UC Web 的股东和董事名单上没有马云,而公司作为法人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在诉讼文书没有公布的情况下,还看不到起诉到马云的理由是什么,但是马云完全可以找代理人出庭。

印度 UC Web 的股权结构王来提供

  虽然有消息指出上述员工是 2017 年马云在阿里巴巴任职期间遭解雇,但王来指出,该员工是现在提起诉讼,应以当前时间点为主,被告公司印度 UC Web 是根据印度 2013 年公司法注册的公司,不会影响到阿里巴巴国内总集团,应诉也是董事/执行董事或是授权其他人参加。“如果一定要通过层层离岸关系追溯,最终到了阿里巴巴集团,提到了马云也很正常。”

  UC 离印,阿里收缩海外内容业务

  事实上,此次 UC 风波事件距离印度宣布封禁包括 UC 浏览器、TikTok、微信在内的 59 款中国 App,仅仅两周时间。

  7 月 15 日,阿里出海印度的 UC 浏览器、UC News 以及短视频产品 Vmate,均通过公司内部信通知本地员工团队即将解散。

  据路透社报道,直接受雇于阿里的印度本地员工虽不到 100 人,但还涉及到上百名印度外包公司的员工。

  Google Play 数据显示,印度封禁的 59 款中国 App 中,UC News 在印度的下载排名已处于 1000 名以外,Vamte 则排在 102 位。UC 浏览器 2016 年开始在印度推广时下载量一度排在首位,如今也下滑到了 60 名。

  应用程序分析公司 Sensor Tower 的数据显示,UC 浏览器在全球拥有超过 4.3 亿月活跃用户,在印度的下载量超过 6.89 亿次,月活跃数达到 1.3 亿。UC News 的下载量达到 7980 万余次,不过两款产品的大部分下载都产生于 2017 至 2018 年。

  另据调研公司 StatCounter 数据,截至 2020 年 6 月,UC 浏览器在印度的市场份额为 14.46%,远低于谷歌 Chrome 浏览器的 75.56%。

2019 年 6 月至 2020 年 6 月印度手机浏览器市场份额来源:StatCounter

  或许是近几年用户数据不佳,早在宣布遣散 UC 印度团队之前,阿里内部就传出内容国际化战略将全面收缩的消息。据晚点报道,UC News 已于今年 6 月对内宣布将停止运营,原团队并入阿里健康。同时,VMate 缩减员工、收紧资金投入。

  事实上,UC 有着很好的国际化基础,阿里的内容出海也一直以 UC 系产品为核心:UC 浏览器、UC News(新闻聚合类产品)、Vmate(短视频)和 9Apps(应用分发)。

  早在 2011 年,UC 就设立了第一家海外事业部,办公地点位于印度的科技卫星城古尔冈。2013 年,UC 宣布海外用户突破 5 亿,其中印度的用户量排在第一位。同年 12 月,UC 又推出了海外应用商店 9Apps。

  2014 年,阿里巴巴将全球化定为公司的基本战略,并在这一年以 50 亿美元收购了 UC,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并购事件。

  2016 年 6 月,UC 在印度推出新闻聚合类应用 UC News,上线 9 个月,月活用户就突破了 8000 万。2017 年 9 月,UC 内部孵化出短视频平台 VMate,号称要打造 “印度版快手”。两年后,VMate 宣布拥有近 5000 万月活跃用户。

  10 年耕耘,UC 系在印度的用户数量并不算少,为何选择此时“挥手告别”?

  7 月 27 日,易观分析师董振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当前的国际形势是 UC 收缩印度市场的重要原因。

  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投资人却认为,地缘政治只是扮演了催化剂的作用,UC 做出调整更多的原因在于出海业务表现不佳,阿里做出了战略调整。“这些年阿里在内容出海上已经花了不少钱,但用户数量没能转换为实际营收,数据并不好看。”上述投资人对时代财经表示。

  同日,互联网出海平台“白鲸出海”创始人、CEO 魏方丹对时代财经分析称,UC 系的主要营收还是广告,但在印度这类新兴市场,用户的广告价值并不高。

  晚点在早前报道中援引多位了解此次调整人士的评价称,阿里放弃 UC News、收缩 VMate,根源在于用户、营收数据表现都不佳。而 UC 系最重要的海外产品 UC Browser 也不尽人意,“工作人员陆续撤离,仅剩下维护工作。”

  UC 所在的阿里大文娱业务近期的亏损也支撑了上述观点。根据阿里 2019 年财报,大文娱业务在该年度的经营亏损为 44.9 亿元(人民币,下同),相比上年同期增加 16%。

  业务没有起色,又遭地缘政治冲击,UC 不得不作别印度。

  “复制今日头条,不如复制斗鱼”

  事实上除了 UC,国内知名互联网公司内容出海都不算顺利。

  以腾讯视频、爱奇艺两大视频平台为例,去年开始以东南亚为跳板,进军海外。去年 6 月,腾讯视频 WETV 正式落地泰国;同期,爱奇艺与马来西亚 Astro 达成合作,后者正式上线爱奇艺品牌频道。

  但目前来看,两大平台出海效果并不算好。

  据第三方数据统计机构量数 AI 统计,截至去年年底,两大平台的国际版仍有超过 99% 的付费用户来自中国大陆。相比之下,奈飞同期的海外付费会员数为 9771 万,占比超六成。

  在魏方丹看来,TikTok 的光芒掩盖了很多本土企业出海的挣扎,相比工具型产品,内容产品出海难度更大。

  “企业去海外,很大程度上是去抢占巨大的用户体量和流量,想复制国内的成功模式。但在这类新兴市场,并没有成熟的样本参考。同时,内容类产品还要考虑对当地语言、文字甚至宗教进行本土化改良。”

  董振则认为,在印度、东南亚等海外市场,国内互联网企业大多处在抢占用户流量的初级阶段。“进军印度、东南亚的厂商对先发优势比较看重,积累一定的用户流量后才能开辟符合当地情况的付费模式。”

  那么,现有环境下,中国互联网企业哪类内容产品最有希望在海外成功“靠岸”?

  魏方丹认为,直播、社交方向的产品更有希望获得成功。“直播打赏的效果要好于新闻聚合平台的广告收益,目前很多海外市场已经有了一定的线上支付基础,在直播中进行小额支付非常方便,直播也更容易形成冲动消费。对于新闻聚合类的产品来说,雅虎、谷歌早已进入当地市场,而直播领域竞争还不算激烈,与其复制一个 UC 或者今日头条,不如复制一个斗鱼、YY。”

  印度加速与中国互联网企业“脱钩”

  不过,包括此前盈利前景可观的直播短视频游戏等应用,也正面临着印度市场的全面撤退。

  据印度《经济时报》7 月 27 日报道,印度政府正在拟一份包含 275 款中国应用的新“黑名单”。知情人士透露:“印度政府可能会禁止清单中的全部或其中的一部分。”

  上榜这份未公布清单的中国应用包括腾讯游戏绝地求生国际版(“吃鸡”)、字节跳动的独立音乐流媒体应用 Resso、快手的 Snack Video、小米的短视频应用 Zili 和阿里巴巴集团的全球速卖通(淘宝国际版)等。

  此外,来自美图、字节跳动、Perfect Corp(玩美移动)、新浪、网易游戏和 Yoozoo Global 的应用也都在清单上,就连腾讯在收购多数股权的芬兰移动游戏巨头 Supercell 所开发的应用都在面临审查。

  两天前,当地时间 7 月 25 日,微信正式停止了对印度用户的服务,印度本地手机号注册的微信号无法再使用,而中国区号码依然正常。

  此前,市场普遍猜测印度政府想借打压中国应用的机会,为本国应用的发展拓展空间。但云南大学印度研究院副研究员胡潇文认为,“虽然印度本土应用在短时间内难以弥补和中国应用在技术、创新和服务上的差距,但印度人想要在生活、娱乐和社交类的移动应用上找到替代品很容易。”

  值得一提的是,据 Sensor Tower7 月 26 日的统计,自上个月印度政府禁止 TikTok 和其他 59 款中国应用以来,印度国内的同类型短视频分享应用 Roposo(印度)、Zili(中国)和 Dubsmash(德国)的首次安装量,最近三周内共产生了 2180 万次下载,共计增长了 155%,达到了 2020 年上半年 TikTok 在印度新增下载量的 13%。与此同时,快手的同类新产品 Snack Video 也一跃进入了印度 Google Play 商店的前 10 名。

  王来则注意到,印度人对谷歌系的软件依赖度也很大,为了替代微信,许多做生意的印度人注册了钉钉和飞书。在娱乐方面,印度也有一些使用体验还不错的产品,但不清楚是否有中国企业投资。

  一位在印度知名中资企业工作的陈先生在 7 月 27 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表示,对印度本土应用的崛起“拭目以待”,但认为其可能性不大。他指出,印度合作方和印度雇员平时用微信不多,他们大多数还是用 WhatsApp,美国应用比如 WhatsApp 填补市场空白的可能性更大。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