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inin.COM 旨在同各位网友分享最新,最快的互联网资讯!

苹果都不要的 ARM,英伟达为啥想接手?

ond发布于2020-07-28 08:01:00来源:本站阅读:236

CPU 行业来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过去一个月里,大新闻一条接着一条:6 月底,苹果宣布将在 Mac 上弃用英特尔处理器,转而基于 ARM 架构自研芯片。两周后,英伟达股价涨至历史最高点,市值首次超越英特尔。

7 月 24 日,英特尔又宣布推迟自家 7 纳米制程芯片的开发进度,计划要到 2022 年末才能发售。此消息导致英特尔股价受到重挫,一夜之间下跌了 17%。

更大的新闻正在酝酿之中。

为改善过去几个季度每况愈下的财务状况,软银正寻求出售旗下 ARM 公司。最理想的买家似乎是刚刚 all in ARM 的苹果,但英伟达对这门并购更感兴趣,正与软银密切接触。双方如果达成交易,最终的价格可能高达数百亿美元,成为科技界最大的并购案之一。

越来越主流的 ARM

创立于 90 年代,ARM 成立的初衷是做“结构简单、功耗低、价格便宜”的芯片。

它的前身 Acorn 公司在 80 年代想要开发生产一款相对便宜的计算机硬件,无奈市面上的 CPU 太贵。当时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在英特尔芯片的基础上进行一些缩减定制,但当他们向英特尔索要 286 芯片的设计资料时,遭到了后者的拒绝。

所以只好开始自己设计处理器,并最终做出了设想中“简单、节能、便宜”的 ARM 芯片。这种芯片设计思路非常适合移动设备,受到市场极大欢迎。移动设备的芯片需求非常多样,ARM 通过“设计方案授权”的方式,将芯片设计方案开放给全世界的芯片制造商。这种灵活的特性使 ARM 在移动设备领域得到了极大普及。

到 2010 年,ARM 已经成为移动设备最主流的选择。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整个移动芯片市场开始变得越来越大。巨大的出货量摊薄了开发成本,ARM 整个产业链的技术也迅速升级。2011 年,智能手机市场刚刚起步之时,芯片代工厂台积电的主流制程还是 45nm,落后于当时英特尔 Sandy Bridge 的 32nm。当年第一代小米手机上搭载的高通 MSM8260,就因为 45nm 的落后制程而被诟病发热严重。

之后,依托巨大的市场,台积电接连突破了 28nm、16nm、10nm、7nm 工艺,目前已经开始进行 3nm 甚至 2nm 的研发,英特尔的 7nm 却至今难产。至少在制程工艺上,ARM 阵营完成了对 X86 的弯道超车。

2016 年,软银收购 ARM 时候,它已经是英国最大的科技上市公司了。

ARM 芯片的设计、工艺,产品实力高速发展,最后的问题只剩下一个:它能否在 PC、服务器上取代英特尔?取代 X86?

其实早在 2012 年,微软就在尝试,让 Windows 运行在 ARM 处理器上。只是微软对上下游的控制还不够,既不能强迫 PC 生产商抛弃英特尔,也很难号召开发者针对 ARM 版 Windows 进行开发。ARM 版 Windows 一路跌跌撞撞,ARM 能否驱动电脑的问题也就一直没有答案。

直到今年,苹果宣布 Mac 要切换到 ARM 架构的自研芯片,才算给这个问题写下了答案:苹果认为 ARM 芯片能在电脑上取代英特尔。从此以后,苹果旗下一切的智能设备,从电脑、手机、平板,到手表、耳机、机顶盒,将全部由 ARM 芯片驱动。

ARM 的未来正变得越来越广阔。从高通、台积电,到三星、苹果、微软,它获得了整条产业链的支持和认可。

软银退出

对软银来说,卖掉 ARM 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

2016 年,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斥资 320 亿美元收购 ARM。自那时起,整个半导体芯片行业发展迅速,与 ARM 商业模式类似的几家芯片公司,包括 Synopsys 和 Cadence,市值都实现了数倍的增长。英伟达的市值更是翻了 8 倍。整个行业正在腾飞,此时卖掉 ARM,意味着软银要放弃未来的巨大发展空间。

但软银没有太多选择。2019 财年,软银集团营业亏损 125 亿美元,交出了创立 39 年以来最差的一份财报。愿景基金的投资亏损预期更是高达 167 亿美元,即使相比整个基金 1000 亿的规模,也已经亏损严重。

在愿景基金重金投入过的公司里,Uber 股价的接连走低,WeWork 估值大幅跳水,甚至有数十家公司面临破产窘境。特别是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发酵,使愿景基金投资过的多家 O2O 公司的业务举步维艰,软银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

抛售优质资产,平衡损失,成了软银不得不做的选择。截止 7 月,今年软银已经出售了价值 137 亿美元的阿里爸爸股票,且还在持续抛售变现。获得的现金大多被拿来回购自家公司股票以稳住股价。出售 ARM 也成了计划的一部分,软银的主营业务并不在半导体、计算机硬件领域,将 ARM 卖给一个有业务相关性的公司,或许能发挥出它最大的价值。

据彭博社报道,软银与苹果进行了接触,沟通苹果收购 ARM 的可能。作为全世界现金储备最多的巨头,苹果不缺钱。同时,苹果在自研 ARM 芯片领域持续加码,很需要底层芯片设计技术的加持。

不过苹果对收购 ARM 并不感兴趣。与软银初步沟通之后,苹果没有对 ARM 报价。

一方面苹果很少进行大笔的并购,一直保持着业务线精简、集中。苹果收购一家公司,大部分时候会完全砍掉它原有的业务,仅仅将技术、产品整合进自己的软硬件业务中。收购 ARM 这样一个主营业务规模高达十亿美元,价值数百亿的公司,并不符合苹果投资并购的原则。

另一方面,ARM 设计芯片,授权给其他芯片厂商的运作方式,也与苹果有着根本的矛盾。收购 ARM,苹果将把控很多竞争对手的芯片命脉,比如三星、高通、谷歌……这样做不免有垄断之嫌,很容易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

所以苹果大概率不会收购 ARM,尽管它对 ARM 的技术充满兴趣。但苹果仍有可能以其他形式参与到这场交易。2017 年,东芝出售旗下闪存业务时,苹果就加入了一个财团,以主导者的身份参与收购,最终获得了优质、稳定的闪存产品供应。

英伟达的野心

目前对 ARM 最感兴趣的买家是英伟达。

据彭博社消息,英伟达已经就潜在的收购事宜和 ARM 进行了密切接触,在一众潜在买家中脱颖而出,是目前最有力的竞争者。

作为一个显卡设计制造商,英伟达最主要产品并非 ARM 芯片,但 ARM 却代表了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更广阔的应用领域。

2008 年,英伟达第一次发布了 ARM 架构的 Tegra 系列芯片,试图将它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之后几年里,微软、惠普生产的多款平板电脑,以及小米手机 3,都采用了 Tegra 系列芯片,但并没有获得很理想的效果。后来,英伟达又将 Tegra X1 芯片用在了自家的 Shield 游戏机和 Nintendo Switch 上,这两款机器的性能也都并不突出。

但近几年,随着 ARM 芯片制程工艺和性能的提升,这条路正在变得越来越宽。目前 X86 主导的游戏机和服务器领域,ARM 都有取而代之的可能。而游戏和云计算,恰好是英伟达的核心业务领域。

 

收购 ARM,英伟达将可以利用 ARM 的技术,造出高性能、廉价的 CPU。结合自身的 GPU、图形渲染技术,它将有能力推出一套更先进、更灵活的芯片方案,定义下一代游戏机的核心硬件。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 AI、神经网络算法,也需要强大的 GPU 算力支持。在服务器、云计算领域,有很大的 GPU 算力需求。这原本也是英伟达擅长的领域,但目前英伟达只能提供自己的 GPU 产品,未来如果它能够借 ARM 的技术,打造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将极大拓展它在服务器领域的业务空间。它将从行业的参与者,变为主导者。

过去 5 年,乘着 GPU 算力需求的提升,英伟达高速成长,收入翻了一倍多,市值膨胀了 16 倍。7 月 10 日,英伟达股价涨至历史高点,市值首次超越英特尔,成为市值最高的半导体公司。但日益壮大的英伟达也正在靠近 GPU 业务的天花板。今年 2 月,英伟达公布 2020 财年财报,收入和利润不增反降。它需要更强势的技术,驱动更宽的业务线,才能保持高速增长的势头,扎根在芯片领域的最深处。

对自身市值也只有 2500 亿美元的英伟达来说,并购价值数百亿的 ARM 是高收益、高风险并存的一波操作。过去几年,被软银收购之后的 ARM 采用激进策略,几乎不计成本地迅速扩大了自身的业务范围。战线拉的太长,看似一片广阔的前景背后,发展路线不够明确的问题也逐渐凸显。这样的 ARM,练了一身内功,却没有招式可用。它的技术需要与英伟达的产品进行更深刻的结合。问题的关键在于英伟达能否消化 ARM 的技术,做出规模更大、更复杂的产品。

不过正因为英伟达和 ARM 有深刻的业务相关性,这样的交易就越可能引发反垄断机构的监管审查。针对目前传闻的收购事宜,ARM 和英伟达的发言人都拒绝进行评价。据知情人士透露,如果收购交易无法达成,软银也在考虑让 ARM 再次上市融资的可能。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