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inin.COM 旨在同各位网友分享最新,最快的互联网资讯!

彭蕾卸任:8年来她如何带着支付宝逆袭的?

ond发布于2018-04-09 23:04:00来源:华商韬略阅读:185

  文/华商韬略

  今天一早,马云向员工发出了一封内部信宣布,彭蕾将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蚂蚁金服 CEO 井贤栋将兼任董事长一职。

  在此之前,彭蕾为蚂蚁金服奋斗了八年。这期间,蚂蚁金服从“随时会死”的支付宝,成长为估值 750 亿美元的独角兽。

  随时会死的支付宝

  2010 年 1 月 23 日,当 1000 多名支付宝员工兴冲冲赶来参加年会时,没有迎来欢喜沸腾的舞乐,却在一片黑暗中,沉默地听着一段段充斥着用户抱怨、批评、唾骂的客服电话录音……“烂,太烂,烂到极点。”马云的怒斥更是把时任支付宝总裁邵晓锋当场骂哭。

  就是这时,作为“技术小白”的彭蕾,被任命支付宝 CEO,扛起了打造“支付神器”的重任。在接手支付宝之前,彭蕾在阿里管人力资源、事务、行政、市场......做得最久的是首席人才官,是阿里员工“亲切的家人”,守卫圣城的“雅典娜”。但接受支付宝后,这位守护女神却要身披战甲,开疆扩土。

  支付宝于 2003 年下半年上线,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网购支付的信任难题。刚开始时,支付宝团队配置比较简陋,客服只有两个外线电话。

  但支付宝生而逢时。2004 年,中国银行业开始搞网银,苦于没应用。支付宝一步步与各大银行对接,跌跌撞撞折腾 7 年,才有了用户 2.7 亿、日交易量 12 亿的辉煌成就。此外,作为网购的“必备品”,随着阿里购物平台、淘宝的成长,支付宝发展也一日千里。

  随着这款应用的发展,问题也越来越多。网络支付是一个很有前景的行业,但涉及金融的业务既敏感又要保证绝对安全。支付宝越壮大,马云和团队越发如履薄冰。马云还曾主动表示:支付宝随时可以献给国家。这个姿态无奈又玄妙,却给企图扼杀支付宝的人莫名吃了颗定心丸,为发展赢得了时机。

  即使如此,彭蕾接手时,支付宝也已经是“内忧外患”。

  除了内部要解决的技术性问题,支付宝也已是“十面围城”,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巨头和金融机构都看清了支付市场的前景,纷纷闯入要分一杯羹。

  当然,支付宝有淘宝、阿里巴巴这些固若金汤的“护城河”,守成求稳不足虑,但开拓进取则极难。尤其是 2010 年,央行发布第二代网银,“国家队”强势加码,有人觉得支付宝的好日子到头了。

  日拱一卒

  不料,对于这些,彭蕾表示热烈赞成、坚决拥护。

  然后,她转头开始双管齐下,一边在技术方面下功夫,不断完善支付宝网购功能;一遍开疆扩土,默默地带着团队将业务拓展到公共事业缴费。

  彭蕾这步棋走得很接地气,更接用户的。

  彼时,金融机构越强大,越不愿意干这件“脏活累活”——将所有城市、所有基础设施的支付系统全部打通:供水、供电、供气、通讯、网络等等。并不是他们没资金、没技术、没能力,而是这事吃力不讨好。

  可彭蕾不管那么多,指引着团队将这件事做到了极致。每座城市、每个管理部门,一家家谈合作,一个个改系统,与支付宝衔接、测试、运转……

  日拱一卒,支付宝不间断地干着这件巨大的“小事”,直到今天。因为付的是“小钱”,所以根本没利润。彭蕾把这事干到了底,这番扎实的苦功无人超越。加上淘宝购物平台交易额年年翻着往上涨,支付宝早已征服了亿万国人的心。

  曾被传接班人

  2012 年,彭蕾接任支付宝的第 3 年,发生了几件大事:

  5 月,支付宝获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为推出余额宝做准备);

  6 月,完成对香港上市公司私有化;

  9 月,引入国开行和中投,完成对雅虎持有的 76 亿美元股份回购(为在美国重新上市做铺垫)。

  几番大手笔,彭蕾在其中居功至伟,成为马云完成史诗级战略目标的神助攻。

  2013 年 1 月,马云宣布要辞去 CEO、委任接班人时,坊间还一度热传,彭蕾会成为接班人的不二人选。不过随后答案揭晓,马云交棒陆兆禧,彭蕾出任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CEO,承接再造阿里的重任,继续攻城略地、开拓新边疆。

  支付宝的一次劫难

  人们也无限期待着“女版马云”创造新奇迹。但突然之间,“对头”杀上了门。2014 年 3 月,中国四大银行(中农工建)宣布,全面下调快捷支付额度,以“保护用户资金安全”。

  但谁都知道,这是支付宝的一次劫难。果然此后不久,工行便断然关闭了支付宝所有快捷支付接口(浙江分行除外)。

  而这个劫难的因果要从 2008 年,阿里计划做余额宝说起。

  当时全球闹金融危机,马云说过句霸气侧漏的话:“如果银行不改变,那我们改变银行!”而改变的切口是余额宝。

  支付宝创立多年,被用户诟病最久的是:钱在支付宝上为什么没利息?这事其实阿里有点冤,支付宝不是银行,当然没有利息。但实际上,银行会给支付宝利息。于是彭蕾觉得不公平、不地道,琢磨着要把“利息”给用户。恰好此后阿里有了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于是捣鼓出余额宝。

  2013 年 6 月,支付宝找到当时连年亏损、决意创新的天弘基金,合作推出了余额宝。余额宝投资标的是货币基金,收益比储蓄略高。以前的投资门槛在 1000 元以上,余额宝将其降到了 1 分钱。

  这不是多大的创新,却迅速横扫了金融市场。

  彭蕾的运气好到爆。余额宝刚上线,就赶上了百年不遇的“大钱荒”。当月,金融机构本指望流动性释放,哪知道“央妈”性情大变,搞起了教训商业银行的“压力测试”,货币市场饥渴难耐、利率飙升,余额宝年化收益率突破6%。老百姓奔走相告,银行存款蜂拥涌入余额宝,又从余额宝进入货币市场,结果又以更高的利率被银行借走。

  银行欲哭无泪。本来钱就不够,这些原本“属于”银行的存款在货币市场转了个圈后,又以更高的利率回到银行,让过惯了好日子的银行极其窝火。

  当然,上述这些老百姓不管,用余额宝能多些零钱收益,何乐不为?仅一年多,天弘基金咸鱼大翻身,用户破 1 亿,成了中国基金行业老大。

  余额宝爆发的威力,让金融界为之震惊,监管部门也很快踏破了支付宝的门槛,央行、证监会、审计署等部门鱼贯而入,一周一回。

  金融业务很敏感,也要绝对安全,所以监管并不喜欢爆发和意外,因为这意味着风险不可控,危机不可知。但监管 Party 搞了 40 多次,没啥大问题,监管当局也整明白了余额宝咋回事。

  于是,借着有人炮轰余额宝是“吸血鬼”的话茬,央行行长周小川明确表示:“央行不会取缔余额宝。”

  余额宝没问题,商业银行更担心。

  彭蕾却知道,银行家们究竟担心啥。她迅速对余额宝的定位做出了解释:余额宝不是阿里的战略级产品,它从来不是为了颠覆谁或打败谁而生。银行才是金融体系的主动脉,互联网金融只是毛细血管。有争议,理性沟通完全能解决。

  明面上,彭蕾给足了银行大佬们面子;沟通中,彭蕾则用数据说话。余额宝总量看着大,但跑出来的存款只占存款总量的1%,对银行来说毛毛雨;余额宝人均投资才 5000 元,这说明,跑出来的本来就是银行懒得招呼的小客户。

  银行这才渐渐明白过味来,支付宝和银行抢的,根本不是一碗饭。而去年,蚂蚁金服还曝光了股东阵容,其中包括社保基金、中投海外、建信信托、中国人寿、中邮集团、国开金融、等一系列“国字头”机构。

  这世界不怕冷静的人,也不怕疯狂的人,怕的是又冷静又疯狂的人。在疯狂纷乱的变局中,彭蕾柔软冷静的力量,化解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还铺好了后路。

  估值堪比百度等巨头的独角兽

  2014 年 9 月 19 日,阿里巴巴在纽交所成功上市时,被不少投资家门惦记的、最具想象力、最神秘的资产——却已从上市公司中剥离,交到了彭蕾手里。

  一个月后,这个筹建了 19 个月的金融集团正式成立,人们称其为蚂蚁金服。截止那时,它旗下包括: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蚂蚁小贷、网商银行等。

  而真正的力量,则爆发于无与伦比的云计算和大数据平台:接驳着 200 多家金融机构,每天支撑着 10 亿次天量支付,每秒能承受 8.59 万笔的峰值交易,成为全世界支付力最强平台。

  但,这仍然是冰山一角。

  树大招风,在黑暗的角落,蚂蚁金服还承受着世界上最恐怖的互联网攻击,有数据统计,蚂蚁金服每天要受到数亿次的黑客、恶意程序攻击。

  面对这些,作为“技术小白”的彭蕾,只能硬扛。

  据说,团队那些绝顶聪明、逻辑性强的技术男,经常把彭蕾说得哑口无言,但她还是要遵循直觉做指导。错了,就认怂;对了,就要照目标走下去,坚决干到底。

  此前,彭蕾极力推动蚂蚁金服“去 IOE”化(即去掉 IBM 的小型机、Oracle 数据库、EMC 存储设备,代之以自主在开源软件基础上开发的系统)。但技术人员看来,这不是胡扯吗?那是世界上最顶尖的数据库软硬件搭配。自己搞,怎么搞?

  彭蕾自然不知道怎么搞,她就知道这事必须搞、找大牛搞、坚持不懈搞……而最终,技术团队真的搞出来了。

  有了强大的技术支撑,金融业务更安全,而彭蕾再说出“金融的本质是数据”,便让人服气。当然,彭蕾更关注的还是用户体验,付小钱是不是方便、存余额有没有风险。为保证体验良好,她常年猛刷各种体验帖,有不爽就要去改,要的就是小创新带来的幸福感。

  如今,那个曾内忧外患的支付宝,已经发展成用户数亿,估值堪比百度等巨头的独角兽。去年开始,更有市场传言,蚂蚁金服已经在筹备单独上市。虽然时至今日,还没有具体明确的计划,但今天其如此重大的人事变动,却被不少人看作是它上市前的准备动作。

  据内部信透露,未来,这位曾业内震惊的女战神,将通过 Lazada 参与全球化业务,同时继续在女性和儿童权益保护方面的工作。

  不知此后,彭蕾还会创造怎样的奇迹?

热门推荐
微信公众平台
邮件订阅
输入邮箱,订阅每日新鲜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