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inin.COM 旨在同各位网友分享最新,最快的互联网资讯!

央行约谈比特币平台负责人剑指反洗钱?

ond发布于2017-01-14 16:47:00来源:本站阅读:2403

  一夜之间,借爆炒虚拟商品价格以实现资金外流的通道被监管层切断。

  1月11日,央行上海总部和央行北京营业管理部同时发布公告称,央行检查组先后进驻“比特币中国”、“火币网”、“币行”等比特币、莱特币交易平台,就交易平台执行外汇管理、反洗钱等相关金融法律法规、交易场所管理相关规定等情况开展现场检查。

  据了解,上海对比特币中国的检查则包括“是否超范围经营;是否未经许可或者无牌照开展信贷、支付、汇兑等相关业务;是否涉及市场操纵行为;反洗钱制度落实情况,资金安全隐患”等;北京对于 “火币”、“币行”的检查包括“交易平台执行外汇管理、反洗钱”等。

  《华夏时报》记者采访获悉,1月初的短短5天时间,比特币在中国的交易价格连续突破6000元、7000元、8000元人民币大关,最高达到 8888元/个,而国外美元交易价格则突破1000美元/个。央行上海总部当时发布公告称,由于近期比特币价格异常波动,为防范风险,维护金融稳定,已联合上海市金融办等相关监管部门约见了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主要负责人,要求其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要求,依法合规经营,并敦促该平台对照相关法律法规开展自查并进行相应清理整顿。

  在没有涨跌停制度的限制下,全球24小时交易的比特币在2017年伊始创造了疯狂拉升式的行情,市场震惊之余也招来了严管,一场针对资金爆炒虚拟商品的监管大网迅速拉开。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全球90%的比特币交易都集中在中国,毫无疑问中国已经成为比特币“多头”行情的最大滋生地,而巨量资金推高虚拟商品价格,其源头存疑,笼罩在比特币等虚拟商品上空最大的疑云是:背后的资金涌动会不会成为新的资金流出渠道?

  价格“闪崩”

  事实上,出手打击比特币价格爆炒的不仅是央行北京上海两地的监管部门,还有外管局。

  “外管局也在1月6日调研了多家国内主要比特币交易平台,或为摸底近期通过比特币绕过外汇管制转移资产等行为。”1月10日,一位接近监管部门的匿名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央行出手之后效果立现,不仅比特币价格出现急速回落,还导致部分交易平台无法登陆,更使得部分追高和加杠杆的投资者蒙受较大损失。

  “我元旦后买了几个比特币,7000元一个,花了几万块,原本以为会冲到一万元的。没想到监管政策一来,损失了不少,现在也只有持有了。等到价格回升了再脱手。”1月12日,上海一位比特币买家吴佳(化名)告诉记者。不仅如此,吴佳的圈内朋友有一批人,最近也都被套了。

  记者查阅比特币的交易价格了解到,受此前1月6日的文件影响,比特币交易价格已经出现一轮暴跌,从最高价跌至6300元附近短暂盘整后又跌破5800元大关;而在1月11日央行两地监管公告发布后,比特币价格再度跌破5000元大关,最低跌至4893元,美元计价的比特币也最低跌破800美元/个。

  “年初这一波暴涨的投机因素非常大。另外,在投机成分的背后,比特币是数字货币的鼻祖,世界上的各大投行金融机构都在研究数字货币,比特币现在出现泡沫风险,也是有它产生和发展的强大的支撑基础。”财经评论员余丰慧接受采访时称。

  另有市场专业人士分析称,目前还不知道比特币是否调整到位,但是经过此轮调整后,即使高净值投资者的信心也受到重大打击。因为比特币的价值无法明确定量,市场的投资色彩浓重,市场上也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估值方法。

  玩家的阳谋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此次被央行监管的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这3家交易所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比特币交易量占据全球交易量的93%。也就是说,比特币的多头资金就在国内。但是由于比特币交易去中心化的特征,即使作为央行也很难查出其源头,只有先从交易平台着手整顿。

  “目前比特币价格疯狂上涨的诱因还不清楚,但是从央行和外管局对2017年实施新的外汇管制以及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判断,比特币交易已经成为新的资金流出渠道;因为作为全球化的电子交易商品,比特币所承载的已经不仅仅是其背后区块链那么简单,而是全球资金的流动。现在比特币交易规模已经达到万亿级别,如果不加以限制的话,很难保证国内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通过这个虚拟商品转出资金。”1月10日,上海财经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教授对《华夏时报》记者称。

  在这位教授看来,目前国内到底有多少投资者参与到比特币的交易当中去还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有一股力量在不停地助推比特币价格上涨,以期吸引更多的小散投资者参与其中。

  “和法定货币相比,比特币没有一个集中的发行方,而是由网络节点的计算生成,谁都有可能参与制造比特币,而且可以全世界流通,可以在任意一台接入互联网的电脑上买卖,不管身处何方,任何人都可以挖掘、购买、出售或收取比特币,并且在交易过程中外人无法辨认用户身份信息。”上海一家创业科技机构负责人张宇(化名)分析称。

  在张宇看来,比特币之所以被爆炒,还在于其被认为的设定了总量上限。它由计算机生成的一串串复杂代码组成,新比特币通过预设的程序制造,随着比特币总量的增加,新币制造的速度减慢,直到2140年达到2100万个的总量上限,被挖出的比特币总量目前已经超过1200万个。

  更为重要的则是比特币可以用来兑现,可以兑换成大多数国家的货币。使用者可以用比特币购买一些虚拟物品,比如网络游戏当中的衣服、帽子、装备等,只要有人接受,也可以使用比特币购买现实生活当中的物品。

  “在比特币暴涨的过程中,最受益的无疑是最初参与设计以及挖矿开采比特币的一群人。从一开始每个比特币只有一美元到现在突破1000美元,7年间比特币的价格已经涨了1000倍,如果这帮多头不借机推高价格,他们就无法获利。”参与国内比特币交易的资深玩家陈天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

  监管红线

  问题的关键是,为何央行会在2017年一开始就对比特币交易三大平台进行监管?这些平台创始人和国内以及海外的一大批科创达人之间有没有某种密切的联系?比特币价格暴涨是不是先有一个小圈子然后再扩散至其它市场投机分子?

  “我们会如实向监管部门报告实时的交易数据,但是本身作为平台我们也没有办法去监控参与交易买卖的行为,因为这些交易者的身份都是保密且分散的,如果有大额资金参与进来,我们也会上报;但比特币并不是以个数为单位买卖,还可以分拆至0.1个进行交易。”1月13日,上述一家交易平台的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说。

  一位要求隐去姓名的市场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参与到比特币交易的国内群体已经不仅是当初这帮技术人才,还有先知先觉的投机者,以及那些借比特币交易洗钱犯罪的资金,这些国内资金量绝对不会少,一旦更多的中小投资者把比特币当做股票交易来谋取利益,那其中的风险就会越积越多。

  央行上海总部1月6日重申,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银发[2013]289号),比特币是特定虚拟商品,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机构及个人投资者应正确看待虚拟商品和虚拟货币,理性投资、自担风险、维护自身财产安全,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

微信公众平台
邮件订阅
输入邮箱,订阅每日新鲜资讯~